首頁   |   企業簡介   |   企業文化   |   產品介紹   |   企業榮譽   |   開發能力   |   人力資源   |   聯系我們

行業新聞
2019年全面關停,廣東汕頭紡織印染企業如何挺過這一關?

 

發布日期:[2018/7/17 14:00:20]    來源:泰安康平納機械有限公司

 
 

7月16日,汕頭市潮陽區環境保護局發了一紙通知:

為加快推進練江綜合整治工作,按照市委市政府的決策部署,區委區政府決定在2019年1月1日起至實現印染企業聚集入園、集中治污之前對全區印染企業全面關停,請各有關企業根據實際情況制定至2018年8月底前,流域內印染、印花、洗水等企業按照國家排污許可證核定的污染物排放總量削減50%以上及2019年1月1日起全面關停的工作計劃,工作計劃應包括各有關企業目前有什么需求,準備在2018年8月底前污染物排放總量削減50%以上及2019年1月1日前落實關停采取的措施及實施步驟,企業關停后需要解決的問題。

這張通知的由來和第一輪環保督察整改情況“回頭看”督察結果有著直接關系。自5月30日起,第一批中央環境保護督察“回頭看”6個督察組陸續對河北、內蒙古、黑龍江、江蘇、江西、河南、廣東、廣西、云南、寧夏等10。▍^)實施督察進駐。6月15日,中央第五環保督察組就練江流域污染整治情況開展下沉督察時發現,納入督察整改方案的練江污染整治重點項目進度嚴重滯后,練江及其支流水質污染依然嚴重。

練江是粵東地區的母親河,曾因河水清澈蜿蜒如一道白練而得名,F在,這條河流卻成了“黑龍”,被廣東省環保廳定性為“全省污染最嚴重的河流”。2017年4月,中央第四環保督察組就曾指出:“汕頭市長期以來存在等靠要思想,練江治理計劃年年落空!

時隔一年多后的今天,河流黑臭的現象仍幾乎沒有改觀。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練江治理的停滯不前?


產業之痛


據了解,練江天然水源不足,缺乏自我凈化能力,生態環境相當脆弱。但長達20多年的練江污染并非“天災”,而是與當地的產業結構密不可分。汕頭市作為中國四大內衣基地之一,紡織制衣是當地的支柱產業,大街小巷四處可見各種服裝廣告,印染企業每天產生的大量廢水是練江的重要污染源之一。據了解,練江流域原有數以千計的印染企業,經過多輪關停整治之后,目前仍有200余家。汕頭市潮陽區、潮南區占到其中的一半以上,共有183家企業持有排污許可證。

目前,沿練江的印染企業違法排污問題依然嚴重。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廣東省環保廳環監局副局長陳曉鵬說,環監局一季度在練江流域組織交叉執法檢查,抽查29家企業,有21家存在廢水超標排放,還有1家私設暗管直接排放印染廢水。

除部分企業偷排頑疾久治未愈外,汕頭市環保設施建設速度也進展緩慢。中央第五環保督察組通報稱,汕頭市對練江污染治理的重要性、嚴肅性認識不足,站位不高,作風不實。尤其是汕頭市各級黨委、政府對練江污染問題熟視無睹,對治污工作能拖則拖。

據汕頭市匯報,2014年以來,汕頭市級財政投入練江整治資金僅1.58億元。特別是中央環保督察反饋后的2017年,汕頭市財政局僅投入600萬元用于練江治理。

調查顯示,汕頭市產業集聚園區和環保設施建設遠遠滯后于既定規劃。早在2015年,廣東省就制定《練江流域水環境綜合整治方案》,提出2020年“除黑臭”、“水體恢復農業用水和景觀用水功能”的目標。

按照整治方案,推動練江流域內紡織印染企業入園集中治污是最關鍵的舉措,要求產業園2017年底建成投產,50%以上印染企業完成集聚升級改造。但目前這項工作進展緩慢。今年5月時,實施進度最快的潮南區,產業園仍在進行基建;最慢的潮陽區,則認為之前定的方案選址不適合,仍停留在論證和前期工作階段。


治理之困


為何汕頭市印染企業入園的工作進展如此得緩慢?

“這是因為印染企業分布分散,一些企業搬遷比較方便,但有些企業就相對困難,由于方案是要求整體搬遷的,所以很難統一!币晃粡V東印染企業相關負責人向記者透露了他的猜測。另外,據此前新華社報道,還有一個導致拖延的原因是現在沒有適合建設印染園區的大片土地,存在“鄰避效應”,征地拆遷特別是遷墳工作困難較大。

但是,正如長期參與練江治污的生態環境部華南環境科學研究所研究員曾凡棠所說:“練江污染‘欠賬’這么多,肯定要動大手術,陣痛是必須的!

根據中國印染行業協會提供的數據顯示,目前,全國25.54%的印染企業廢水排入工業廢水集中處理廠;30.94%的印染企業廢水排入城鎮污水處理廠!凹徔椚菊麖U水存在水量大、可生化性差、化學藥劑和無機鹽含量高等特點,對城鎮污水處理廠有一定沖擊。對于這類企業應給予一定期限搬遷至工業園區!敝袊∪拘袠I協會秘書長林琳表示。

無論從哪一點來看,汕頭市加大力度清理整頓印染企業都勢在必行。

6月27日,汕頭市公安局和市、區兩級環保部門的突擊檢查中,潮南區兩英鎮有一印花、水溶工廠仍在違法生產。執法人員現場查獲印花機2臺、印花床23條、鍋爐1套,以及若干烘干機、圓筒離心機、水溶鍋等設備和原材料。


有雙贏之道嗎?


在我國工業化進程不斷加快,帶來經濟高速發展的同時,環境問題也愈發凸顯。企業發展必然與環保相悖嗎?顯然答案并非如此。如何實現企業發展與環境保護雙贏,是一道繞不開的課題。

近年來國內外開展了大量印染廢水處理新技術的應用基礎研究。單從技術角度分析,這些高端技術完全可以解決印染廢水中難降解COD的去除問題,但現實中,印染企業大多具有“微利、薄利多銷”的特征,高端技術的應用勢必帶來投資及運行成本增大的問題,利潤率偏低的印染企業難以適應。

東華大學化學與化工學院教授毛志平近年來對27家印染企業廢水典型污染物進行了調研。其中,74%的企業采用以生化為主,物化相結合的三級處理技術,但最終中水回用率達到50%以上的企業,只占其中的22%。

“可以看出現在大部分印染企業的環保意識已經逐步加強,但從印染廢水監測結果來看,印染廢水中銻、鎳、三甲基錫化合物超標依然嚴重,氨氮和總氮也遠遠超過了國家限量標準。此外,雖然國家還未出臺相應標準,但廢水中的無機鹽含量也比較高,應引起企業關注!彼J為印染企業除了要關注污染物末端治理技術,也應重視清潔生產問題。

毛志平分析認為,清潔生產技術未來發展方向主要為氨氮總氮消減關鍵技術、總鹽消減技術、印花鎳網替代技術等。他進一步解釋說:“清潔生產技術可以減少廢水處理量,進而減少廢水處理的投資和運行成本。降低廢水中鹽分、色度,就可降低廢水處理的難度。提高回收堿的品質,可以提高產品合格率,實現企業增效!

“生態、時尚、舒適、健康和節能環保型是未來印染行業發展的總體趨勢。既保證利潤,又追求綠色,印染企業為此正在尋找平衡點!敝袊∪拘袠I協會副秘書長張懷東對記者說,印染行業細分領域非常多,不能一概而論,但印染企業園區化無疑是一條有效路徑!澳壳,浙江、江蘇、廣東等地均提出了印染企業進入園區的要求。與廢水單獨處理相比,印染園區廢水綜合處理在投資和運行成本方面都有較大優勢,且便于環境監管!

張懷東告訴記者,近年來他多次前往各地印染集群調研,不同地方執行情況大相徑庭!耙恍┑貐^環保執行力度的確不盡如人意,廠房臟亂差、污水四溢,拉低了整個印染行業的‘顏值’,整治勢在必行。但同時,浙江紹興柯橋等地的印染集群就情況良好,在環保方面的投入可圈可點,已經形成了一種整體性的節能環保氛圍!

據悉,今年一季度,紹興柯橋區濱海印染集聚區企業利潤增幅超10%,新產品利潤增幅達57.6%。

張懷東同時表示,環保治理應實事求是:“環保整治行動的目的是為了治理環境,要的是關停和治理那些造成嚴重污染的企業。但就怕行動‘變味’,無論企業是否污染就一聲令下讓其關停!彼麖娬{說:“‘一刀切’的情況不能重演,環保執法要做到有的放矢,這樣環保才是有力、能服人心的!


印染廠如何節能又省錢?


近日在2018恒天立信全國印染行業環保年會上聽到多位能效“領跑者”企業代表分享的節能經驗和技術成果,希望與印染企業分享。

愉悅家紡有限公司副董事長張國清:廢水利用 穩定減排

印染車間每天有大量的廢熱水排入污水處理系統,造成污水溫度升高,嚴重影響厭氧工藝、污水處理質量。而堿回收的降溫水直接排到原水池,在夏季不但導致供水水溫增高影響染整車間工藝,而且回收效果不理想,現臨時采用冷卻塔降溫,造成大量熱能浪費。

針對此問題,公司采用溴化鋰熱泵、高效板式換熱器串并聯、逐級升溫的模式,對不同水質的水采用不同回收利用模式,將回收預熱對新鮮水進行加熱升溫,應用到生產過程中去,不但節約了蒸汽熱能損耗,降低了生產成本,平衡了生產用水,還穩定了污水處理工藝。

另外,公司還采用閉式凝結水回收技術方案,將烘筒凝結水直接回傭于生產工序中高品質用水臺,不但減少水處理的過程,避免余熱和水的浪費,還減少了環境污染。

染整車間的廢水余熱回收利用系統的建成,初步計算可節約蒸汽4萬噸/年,每年為公司降低能源成本780萬元。隨著公司不斷發展、技術進步,我們將進一步加強各項能源整治和綜合利用,使得能源成本更低更合理,幫助實現企業的可持續發展。

印染廠屬于高耗能企業,在能源日益短缺、環保形勢日益嚴峻的形勢下,做好資源高效整合利用,抓好節能減排是當今企業可持續發展的必然趨勢。


浙江富潤有限公司工程師項敬國:升級系統 重復用水


公司一直倡導節水減排工作,從工藝、設備等多渠道著手,抓住源頭,注重生產過程中每一個環節,通過節水技術改造,為企業創造了良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

公司首先將凈水軟化系統進行了升級改造。原來的凈水軟化系統反沖水直接排入下水道,既浪費資源,又增加了排水量。

所以,公司對凈水軟化反沖水進行單獨收集,在底下深挖了50立方米的深水池,利用自動浮球控制的水泵,架接管子到不需要清水的地方,每日節約用水在100噸左右,按每年正常生產350天計算,可節約用水3.5萬噸/年。

此外,公司在各工序進行設備更新升級、工藝技術改造減少用水量。例如在浸染車間增加10臺氣流染色機,淘汰高耗能高耗水的普通高溫染色劑,原來浴比1:8,通過設備升級改造之后浴比為1:4,可節約用水10萬噸/年。

另外,公司印花廠對用水耗氣大的水洗機進行了升級,增加了冷軋時間,同時做了保溫,既保證了布面的漿料擠壓干凈,又保證了充足的高溫漂洗時間,不但提高了產量效益,還可節約用水5.25萬噸/年。此外,公司還使用了扎染烘筒蒸汽冷凝水回收、中水會用系統技改等方式,現在企業用水重復利用率達到46.2%,工藝水回用率100%,萬元產值遞增7.5%。


盛虹集團有限公司印染辦公室主任朱冬蘭:清潔能源 精準可控


煤炭能源曾給工業帶來輝煌,但是與之對應的是嚴重的環境污染。隨著霧霾天氣的不斷出現,尋找清潔能源取締燃煤成為全球能源行業的重要任務。

取代燃煤的能源主要為天然氣與生物質,但天然氣的單位熱值與使用率遠高于生物質,并且自身無毒性,燃燒熱效率高,通過管道運輸,無需存儲設備和設施,因此采用天然氣取代燃煤是最佳選擇。

盛虹集團在定型機內部拆除導熱油管,加裝燃燒室,使熱空氣能充分循環對流,確保室內溫度均衡和升溫可控速率。安裝燃燒器與燃燒器控制系統,使操作可以在統一平臺完成。對比改造前的燃煤鍋爐加熱,該技術則無需借助導熱油作為熱媒進行二次加熱轉換,產生的熱量直接加熱循環風,由循環風溫度控制燃燒機火焰大小,控制精準度達到±1°C,使能源利用率達到最佳狀態。同時,由于通過管道直接運輸至定型機,可實現按需使用,負荷穩定,避免了不必要的浪費,降低了能源的使用。

隨著國家環境保護政策、能源政策的發展趨勢,以及天然氣能源供給條件的逐步完善,天然氣供熱定型直燃技術的推廣是必然趨勢,盛虹集團將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主動在技術原基礎上實現創新突破,為印染行業大氣治理提供借鑒,并將大力推廣節能減排技術。


河北寧紡集團工程師郭秀娟:酶氧工藝 降低能耗


目前,麻及其混紡織物采用常規退漿、煮練、氯氧雙漂的染整前處理工藝。但由于此工藝對麻皮去除不凈,降低了織物的白度和毛效,影響后序的染整加工,還要采用國家禁止使用的“氯漂”工藝來完成去除布面上殘留的麻皮。這種方式的工藝流程長、效率低,水、蒸汽、電等能源以及燒堿等相關化學藥劑的消耗高,從而大大增加了生產成本和工業廢水中的COD值,特別是“氯漂”過程中次氯酸納的使用,不但加重了廢水中AOX(可吸附鹵化物)對生態環境的污染破壞,而且還會對操作人員的健康造成直接的損傷,同時還增加了污水處理運行費用。

為解決上述技術問題,寧紡所采取的技術方案是:首先,利用KDH精練酶高效、專一、處理條件溫和的特點,在合適的條件下降解麻纖維上的部分雜物及共生物,破壞雜質及共生物在麻纖維上的完整結構,為化學藥劑的作用提供更多的空間。其次,利用雙氧水和輔助化學藥劑在合適的條件下去除麻纖維上殘余的雜質及共生物。

由于本技術方案的工藝流程短、高溫處理時間短、以選用含堿量較低的多功能化學藥劑代替常規工藝中大量使用的燒堿,從而大幅降低了前處理過程中的能耗、水耗和工業廢水中的 COD、AOX值,同時也降低了污水處理費用,使綜合加工成本下降40%左右。

打印此頁】 【頂部】【關閉】  

魯ICP備12016736號-1  Copyright 泰安康平納機械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地址:中國山東省泰安市東部新區明堂路
郵編:271000     電話:+86 0538-8526969     傳真:+86 0538-8526969    管理入口  你是本站第 位訪客

云南山水麻将 手机版